查看: 928|回复: 2

[一般帖子] 五溪古业州考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11-26 14:07:1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xhblwh 于 2017-11-26 14:22 编辑

五溪古业州考
杨清澄
( 怀化学院,湖南 怀化 418008)


      摘 要: 谭其骧主编的 《中国历史地图集》中的唐代业州图,主要根据 《明一统志》和清顾祖禹《读史方舆纪要》制作,多与唐代相关史料不尽符合甚或错误。其关键在于没有大沅州观念,把唐以后已不属于辰沅之地的巫州夜郎即业州( 舞州、鹤州、奖州等) 塞入小沅州内,造成业州及其辖县的地理错位。
关键词: 业州; 权置州县;大沅州; 小沅州中图分类号:
       收稿日期: 2015 -08 -28
      作者简介: 杨清澄,1945 年生,男,侗族,湖南新晃人,教授,研究方向: 古代汉语。
      业州是唐代无水流域一个重要域名,与辰州及沅州某些州县的建制沿革有一定关联,后世史学工作者或方志撰写者对业州的地理方位及辖域颇存误解或误区。目前国内影响较大的谭其骧《中国历史地图集》中的 “业州图”也存在值得讨论的地方。业州最早名称舞州,唐武则天长安三年 ( 703)析沅州而设置,下辖夜郎、渭溪二县。舞州后来不仅三次改名为业州,还先后改名为鹤州、龙标郡、奖州等: 第一次是长安四年 ( 704) 由舞州改,第二次是天宝元年 ( 742) 由鹤州改,第三次是天宝三年 ( 744) 由龙标郡改。
业州之所以被人们关注,是因为它与巫州夜郎县有关系。唐太宗贞观八年( 634) 在由辰州管辖的巫州内设置了夜郎县,到天授二年 ( 691) 又从夜郎析置渭溪县。长安三年( 703) 在夜郎、渭溪两县基础上设置舞州,并从由巫州改名的沅州析出。舞州是从大沅州析出的,它的辖域其实就是原来的大夜郎县 ( 还未析出渭溪县的夜郎县) 地。《中国历史地图集》中的 “业州图”那么,包括小夜郎县在内的业州 ( 舞州、鹤州、奖州、龙标郡或龙溪郡) 在哪里? 先看谭其骧主编的 《中国历史地图集》中的“业州图”( 图 1) :细观此图,许多地方与相关史料所述不相符合,因而存在一些问题:
业州地图.jpg

      1. 辖地不合情理。按经纬度考察,图中的业州辖地大约为今芷江县西部的新店坪镇、上坪乡,贵州玉屏以东及湖南新晃县 ( 晃州) 大部分地域。晃州从贞观十五年设为羁縻州后,受制于黔中都督府,其羁縻建制至少延续到宋代,它不应属舞州之地。图中不仅把晃州主要版图划入业州,还把晃州治所移至凉伞靠三穗一带,这是没有根据的。“晃州”自唐代进入史书后并未有改名、迁址的记载,今天的老晃州就是唐代的晃州治地,不能把它划到别的地方去。
      2. 面积与情理不合。谭氏“业州图”肖似河马形,量图的广袤为: 东西约 2. 5 厘米,南北约 1. 2厘米,按原图 1∶ 2 800000比例尺换算,分别为 70公里 ( 合 140 华里) 和 33. 6 公里 ( 合 67. 2 华里) 。两者相乘所得业州辖地面积为9 408 平方里,合2 352平方公里。这只相当于现在一个小县的面积,如今会同县 ( 面积2 245平方公里) 、芷江县 ( 面积2 096平方公里) 等。这样小的面积还要分成峨山、渭溪两县,在人少地广的唐代边远地带不合情理。再说,谭图业州东西只 70 公里,折合唐里约 170 多里,可是 《元和郡县志》说 “渭溪县西至州水路 160 里”,整个业州还容不下渭溪县,则峨山就无处摆放了。图 1 从 《中国历史地图集·黔中道》截出原图比例尺为 1∶ 280000
       3. 时间标注与史料不合。原图标注是开元二十九年 ( 741 年) 的 “黔中道”图,按 《新唐书》《元和郡县志》这一年业州名为鹤州,第二年天宝元年 ( 742) 才改为 “业州”及 “龙标郡”,同时改“夜郎”为 “峨山”( 《旧唐书》为“开元二十年”即公元 732 年) 。
       4. 属地方位不合。谭图所标渭溪在州治的西方偏南,渭溪县在夜郎县的西边。此图大概根据《明一统志》和清代顾祖禹 《读史方舆纪要》制作。《明一统志》说: “渭溪城,在沅州城西南一百八十里。唐析夜郎县置此县,属奖州,州治峨山县,即夜郎也。”顾氏书说,峨山废县,在“州西百里”;渭溪废县, “在州西南百八十里”。顾氏所说的“州”指清代 “辰州府沅州”,即今芷江县治地。明清时代学者关于唐夜郎、奖州的说法不可征信。他们主要的错误在于没有大沅州概念,只在析出了舞州之后的小沅州范围内考虑夜郎、奖州的空间位置,因此毫无根据地把今芷江新店坪以西包括新晃在内的区域作为夜郎 ( 业州、奖州) 之地。而唐人李吉甫 《元和郡县志》为后人提供的有关业州的四至方位资料却是:锦州 卢阳 南至奖州陆路五百四十里。 ( 折合华里 475. 2,按谭图比例尺地图标距当为 8. 49cm,下同)· 叙州 潭阳 西 氵斥 流至奖州五百三十八里。( 折合华里 473. 44,地图标距 9. 43 cm)奖州 龙溪 东沿流至叙州八百里。 ( 折合华里 504,地图标距 9cm)南至牂牁羁縻应州三百里。西南 氵斥 流沿溪至费州五百七十里。西南 氵斥 流至牂牁充州七百里。渭溪县 西至州水路一百六十里。圣历元年析峨山县于渭溪东置,因以为名。( 折合华里 140,地图标距 2.86 cm)梓 县 东北至州水路四百里。 ( 折合华里352,地图标距 6. 29 cm)杜佑 《通典·州郡》也说:龙标郡 东至潭阳郡界五百九十里,西南至充中州梓姜界四百里据此,业州 ( 舞州) 当在锦州之南、叙州之西、梓 东北的一个容纳两个经制县的广阔地域。谭图的方位与此相差甚远。今将《元和郡县志》所述业州方位示意如下 ( 图 2)
       今唐代业州 ( 或巫州夜郎) 在哪里?《旧唐书·地理志》: “贞观八年,分辰州龙标县置巫州。其年,置夜郎、朗溪、思微三县。”《新唐书·地理志》: “贞观八年析置夜郎、朗溪、思徵三县。”《元和郡县志·奖州龙溪郡》载: “ ( 奖州)本汉武 ( 当为 ‘无’———引者) 阳县地。贞观八年于此置夜郎,属巫州。长安四年于此置舞州。开元十三年改为鹤州,二十年又改为业州; 大历五年又改为奖州。……峨山县本夜郎县,天宝元年改为峨山。其县本在渭溪之南,长寿初移入溪北。……圣历元年析峨山县于渭溪东置 ( 渭溪县) ”, “渭溪,水北自锦州渭阳县入”。又载 “天宝三年……以本隶充州之梓县隶业州”。根据三书所载,龙标、夜郎县、峨山县、渭溪县、巫州、舞州、鹤州、业州、奖州的关系是: 龙标是夜郎的母县,夜郎原本为巫州 ( 沅州、潭阳郡) 的属县,巫州原本是管辖夜郎县的上级行政单位; 渭溪县是从夜郎析出的新生县,峨山县为夜郎县改名; 沅州为巫州改名,舞州是从沅州分出的新的州级行政单位,初辖夜郎( 天宝元年改名峨山) 、渭溪二县,乾元元年 ( 758)梓 来属。峨山、渭溪二县辖域实为贞观八年设置的 “大夜郎县”地,鹤州、业州、奖州、龙标郡与舞州是异名而同治。它们也是汉朝时的无阳县地。根据上述材料,我们可以对唐代业州( 即巫州夜郎) 的地理位置做些探讨。《新唐书·地理志》说 “天下初定,权置州县颇多”。所谓“权置”,笔者以为就是视朝廷实际管辖能力和地理山川形势临时设置地方行政机构,管辖地域、官员权重不与其他州县一律,权衡主客观形势而定。龙标县是唐武德七年 ( 624) 设置的,正是天下初定之时,朝廷对诸蕃蛮夷之地的管控还是心有余而力不足的,于是 “权置州县”之举在所难免。龙标为蛮夷之地,战国时,这里属楚国的边陲; 秦汉时是黔中郡 ( 武陵郡) 的外,或者说是黔中郡 ( 武陵郡) 与西南夷的插花地带; 隋唐时,这里是经制辰州与羁縻区域的过渡地带,临时襟带管辖之地比较多。这里政治生态复杂,州县两级的行政区划一时难以合理划定,只能随山河形变,依时权 置,有时一个县的辖域比一个州甚至两个州还要大。这一点,我们从大龙标的行政区划的变迁就可知道。龙标于唐武德七年 ( 624) 置县以后,它所管辖的地域比较宽广,十年后即贞观八年 ( 634) 在龙标县内分置巫州,同时又设置夜郎、朗溪、思徵三县。从一个县分置出一个州 ( 巫州) ,这个州又包括一个可分为两个县 ( 峨山、渭溪) 的大县 ( 夜郎) ,它原来的辖域不可谓不宽广; 而留在龙标辖内的地域仍然不会很窄,至今贵州省黎平还说是唐代龙标故地。唐代龙标之大可以想见。然而巫州设置后,大龙标就变成了小龙标。其后,龙标、巫州的分合也很频繁: 在龙标域内,思徵县不到一年被省掉了; 巫州之名用了 57 年后即天授二年 ( 691)改为沅州,又从夜郎县分置出渭溪县。十二年即长安三年 ( 703) 后由夜郎、渭溪构成的舞州又从沅州析出,三十九年即天宝元年 ( 742) 后夜郎县改为峨山县。从舞州析出开始,大沅州变成了小沅州,龙标夜郎也就不再属于辰沅之地了。此后舞州六次改名: 业州———鹤州———业州———龙标郡———业州———奖州,都是舞州体制内的事儿,与小沅州没有关系。所以大龙标的行政区划为“权置州县”的判断是可以成立的。这时的管辖区域时宽时窄,边界和行政区划不很固定,大致清水江和舞水流域一带,除去羁縻州,余下的地区,大概就是大龙标的辖地了。大龙标以今老黔城为治地: 南,今会同、靖州、通道之地; 西南,今天柱、锦屏、黎平之地; 西,今芷江、万山、玉屏、岑巩之地; 西北,今铜仁、江口之地的全部或部分,可能都是大龙标管辖所及地域。贞观十五年 ( 641) 在古晃州之地设置羁縻晃州。它是从小龙标析出还是从巫州析出,目前还不太清楚。但长安四年以后的沅州,不仅与羁縻晃州,也与舞州成为平行共时存在的地方行政单位,却是不可否认的事实。其实,唐代的业州是秦汉时的无阳县地的一部分。唐代李吉甫《元和郡县志》说: “叙州潭阳”即 “秦置黔中郡,汉为武陵郡无阳县之地”; 又说“州龙溪郡” “本汉武 ( 无) 阳县地”。李吉甫把叙州潭阳郡 ( 即巫州) 和 州龙溪郡 ( 即舞州)都说为 “汉无阳县地”。这就告诉人们,秦汉时的无阳县相当于唐代包括舞州在内的巫州,即舞州析出以前的大沅州。贞观八年 ( 634) 在巫州境内设置的夜郎县( 后析置渭溪县) 就是后来的舞州,后改名为业州( 鹤州、龙标郡、奖州) ,它的方域定位,应当符合下列几个条件:
     1. 根据 《元和郡县志》业州原为舞州,其地汉朝时为无阳县,晋朝称为舞阳县,南齐称为氵舞 阳县,其地应处无水中上游俗称舞阳河的地段,盖以舞阳河而得名。由于它是从沅州 ( 巫州) 析出的,故其境当紧靠辰沅之界。
     2. 业州辖地北方或东北方应与锦州搭界,因为北自渭阳而来的渭溪流穿其境,而渭阳是锦州的地域。
     3. 梓薑 、峨山、渭溪皆为奖州 ( 业州)辖县,它们应该是连成一块的,而且渭溪应在峨山以东,梓 当在峨山以西或西南方。
     4. 业州辖域应相当等于原来的大夜郎县。小夜郎于天宝元年改名峨山,与渭溪仍为业州属县。
     5. 梓薑 原属充州,纳入奖州后应与羁縻充州搭界。
     6. 由于羁縻晃州比舞州 ( 业州) 先 63 年设置,又与舞州 ( 业州) 共时平行存在,其治地历代未有迁徙,故大夜郎县即业州 ( 舞州、鹤州、奖州) 应与晃州搭界,其辖域不能包括晃州及其治地。
     7. 业州辖地内一定有名为峨山的山头和名为渭溪的河流。根据这些条件,笔者认为唐代从龙标析出的夜郎县即业州应该在今贵州省镇远东北方的岑巩县及其以东,湖南芷江县西北部,麻阳锦和、凤凰 ( 渭阳县) 以南,以峨山为中心并连成一片的广阔地域,包括贵州岑巩县、江口县南部、玉屏县、铜仁南部、大万山,湖南芷江西 ( 上坪、新店坪) 等的部分地域。这里大致就是西汉时的无阳县、晋代的舞阳县、南齐的氵舞 阳县地,又因其大部分辖地位处无水中上游,而这段从镇远到玉屏的无水人们习惯上称之为 氵舞 阳河,故用为县名。问题是: 峨山在哪里? 渭溪在哪里?查 《明史·地理志》,贵州思州府有 “都坪峨异溪蛮夷长官司”,思州即岑巩旧县,“南有峨山,西北有江头山,东有异溪,东北有平溪,上有关”。如果这个峨山就是唐代的峨山,则唐代从龙标所析置的夜郎县治地即在今岑巩县旧治思旸是可信的。渭溪呢? 目前在峨山以东还找不到一条历史上叫渭溪的河流。渭溪县一定在渭阳县的南边。而渭阳县地就是今天凤凰县、铜仁 ( 万安) 、江口 ( 省溪) 、万山一带,查清代道光年间修撰的 《晃州厅志》 “ 氵舞 水源流”图,果然舞水支流就有渭溪,与现时正版地图对照, 《厅志》所绘渭溪,实为今贵州岑巩县的车坝河。其源出江口、铜仁县境,此地明清时为省溪司地。省溪唐时部分属锦州渭阳地,与《元和郡县志》说 “渭溪,水自锦州渭阳县入”正相吻合。基于以上考察,唐代业州图就有重新绘制的必要。笔者不懂地图的制作,以上意见仅供专家参考。
                   ( 怀化学院学报 2015 年 10 月)
业州考1.jpg
业州考2.jpg
业州考3.jpg
业州考4.jpg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12-7 15:55:30 | 显示全部楼层
严谨的考证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12-7 15:56:04 | 显示全部楼层
严谨的考证调查。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